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小说简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南大陆的民俗真的和我们不太一样。”奥黛丽低头看了眼礼品盒内的羽毛帽饰,由衷称赞道,“但它还是非常符合我的审美。”

    她后面那句话半真心半客气,一方面确实觉得那根加工后的羽毛像艺术品,另一方面又认为它的风格太过明显和极端,不是自己喜欢用来做配饰的那种。

    这就像许多人参观古代遗迹时,会对造型独特花纹神秘的事物感兴趣,称赞不已,却很少会买类似的东西放在家里或充当饰品。

    克莱恩闻言,笑了笑道:

    “南大陆各种民俗之间,其实也有很大的差别,东西拜朗和高地、河谷的就近乎完全不同,当然,它们也有共同的地方,比如,尊崇黄金,认为这种金属具备神奇的力量。”

    说到这里,他指了下奥黛丽手中的羽毛道:

    “传闻佩戴这种帽饰的人,会获得羽蛇,也就是‘死神’的庇佑。”

    他这是在暗示那根羽毛暗藏的作用。

    已是“观众”途径序列6的奥黛丽轻松就听出了“世界”先生话语里隐藏的意思,明白了那帽饰能于关键时刻得到所谓“死神”的回应,发挥一定的作用。

    至于具体该怎么操作,属于神秘学的基础知识,奥黛丽掌握得非常扎实,不需要道恩唐泰斯先生再额外讲述。

    她没有露出牙齿地清浅一笑道:

    “我真的很喜欢它,我会在合适的场合将它插在我的帽子上。”

    不错,和“观众”说话就是轻松……克莱恩回以笑容,指了指门外道:

    “还有些礼物要送出去。”

    “今天你是这里最受欢迎的人。”奥黛丽微笑回应,以这种委婉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谢意。

    与此同时,她内心有点烦恼,犹豫着要不要现在就找机会把赫温兰比斯的事情告知卷入过卡隆自杀案对此相当感兴趣和重视的“世界”先生。

    唔,马上就要周一了,还是留到塔罗会上再说吧,到时候可以更方便地交流……正好,我也要向“倒吊人”先生、“隐者”女士他们请教一下如何处理当前的情况,尤其是怎么防备高序列强者暗示和催眠的问题,毕竟,不是每次都能提前向“愚者”先生祈祷,获得天使的祝福……仔细想想,那种催眠真的很可怕,不知不觉就会按照吩咐去做,自己完全没有一点察觉……奥黛丽思绪如同沸水,咕噜噜冒起了一个又一个气泡。

    这让她开始怀疑贝克兰德上流社会圈子里有不少人都遭遇过催眠,做出过违背自己真实想法和意愿的行为。

    另外,她也隐约明白了某件事情:

    每次自家父亲和母亲到圣赛缪尔教堂参与弥散时,负责主持仪式的绝对是贝克兰德大主教,而能担任这个职位的,必然是黑夜教会的半神!

    有的时候,大主教阁下还会主动来家里拜访,和我们聊天……这是在防备类似的事情?所以,赫温兰比斯对我的催眠才没有做的太过分?奥黛丽目送道恩唐泰斯走出自己办公室,随手关上房门后,重新坐了下来,拿起钢笔,在纸上无意识地胡乱涂画着。

    等到她收回思绪,面前那张白纸上已有了一个又一个交织于一起的圈圈,有了一双冷酷的眼睛和一张线条发散的人脸。

    只是瞄了一眼,奥黛丽就精神一紧,连忙利用灵性和物质的摩擦点燃那张白纸,将它烧成了灰烬。

    刚才胡乱涂画的东西在某种程度上反应了她内心真实的情绪和意念!

    而对一名合格的“心理医生”来说,解读类似的图画是基本操作,所以,奥黛丽没让痕迹残留。

    过了一阵,克莱恩送完礼物,和几位理事分别闲聊了一阵,然后进入给他这种兼职理事休息的房间,找出纸笔,坐到沙发上,思索着开始写信:

    “尊敬的阿兹克先生……”

    在南大陆的时候,克莱恩就将亚当拿到“0—08”,自己和伦纳德、戴莉向因斯赞格威尔复仇成功的事情写成书信,通过吹响铜哨,召唤信使,寄给了沉睡的阿兹克先生,毫无疑问,他直到现在,都未收获回信。

    至于信中有提及亚当和“0—08”这个问题,克莱恩一点也不在意,反正那位“空想天使”肯定知晓他和阿兹克先生的关系,而将遇到的事情和熟人做一定的分享是不会引来什么激烈反应的。

    这一次,克莱恩信中的内容没再涉及超凡领域,他带着笑容,以温柔的笔触,将刚刚从奥黛丽等理事处获知的慈善助学情况做了一个详尽的分享,并于末尾道:

    “……这真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我感觉到了满足和愉悦,阿兹克先生,您是否也这样认为?

    “等您醒来,也许可以尝试着做类似的事情,以后每一次复活,都能看见曾经受到您帮助的孩子,那个时候,虽然您不记得了他们,但他们肯定还记得您……”

    书写完毕,放好钢笔,克莱恩又仔细阅读了一遍,确认没有问题,才吹响铜哨,召唤出白骨信使,取走了这封信。

    接着,他带着贴身男仆恩尤尼,离开“鲁恩慈善助学基金”,来到不远处的圣赛缪尔教堂,在黑暗宁静的大祈祷厅内默默祷告了一刻钟。

    与以往一样,克莱恩有来到奉献箱前,将手中的一叠现金投入里面,总计80镑。

    趁着这个机会,他找到埃莱克特拉主教,和对方闲聊了一阵,听了听布道。

    这宣告了道恩唐泰斯在宗教社交领域的回归。

    至于礼物,克莱恩没有当面给,因为这在女神的教堂内,而私底下,管家瓦尔特自然会代替他将物品送至几位主教的家中。

    …………

    下午茶时间,克莱恩按照预定,离开伯克伦德街160号,去艾伦医生家拜访——理查德森在上午就已经过去做了告知,得到了可以的答复。

    这一次,克莱恩不仅见到了艾伦克瑞斯医生,还见到了他的夫人维尔玛葛莱蒂斯,以及刚出生没多久的小婴儿和他几岁大的哥哥、姐姐。

    “真是遗憾啊,没能参加,呃……”克莱恩故意停顿,顺利等到维尔纳葛莱蒂斯笑着回应了一声“威尔”。

    他重新组织起语言道:

    “很遗憾,去了东拜朗,没能参加威尔的出生宴。

    “这是那边比较流行的护身符,能给孩子带来好运。”

    说话的同时,他将手中的黄金饰品递给了艾伦医生。

    艾伦克瑞斯不是太善于言辞的人,未做拒绝,直接接过,点了点头道:

    “谢谢。”

    接着,他握住绳子,将那黄金护身符垂入了旁边的婴儿车内,摇晃着道:

    “威尔,喜欢吗?”

    裹着银色丝绸的胖乎乎婴儿抬起手臂,甩了一下,啪地将黄金护身符打了出去。

    打了出去……

    起居室内,场面顿时有点尴尬,克莱恩呵呵一笑,打破了静默:

    “这是小孩子都会有的反应。”

    这个时候,侍女端入了放下午茶点心的三层托盘,让宾主双方顺势转移了话题,气氛重归融洽。

    克莱恩边喝红茶吃点心,边讲起了东西拜朗的各种奇特风俗,听得艾伦夫妇和另外两个小孩颇感兴趣,时不时追问几句。

    这个过程中,克莱恩忽然将脸转向婴儿车位置,微笑问道:

    “你似乎不喜欢我的礼物?”

    他问话的同时,艾伦夫妇和起居室内其他人都没一点异常,依旧是认真倾听的模样。

    在克莱恩创造的幻术场景里,讲述尚未停止!

    手臂肉肉的威尔昂赛汀闻言哼了一声,用小孩稚嫩的嗓音道:

    “这种礼物有什么意义?

    “你不如直接送我‘瓜达尔’,这至少还能喝!”

    克莱恩笑着摇了摇头,转而说道:

    “有个消息告诉你,乌珞琉斯被某位击伤,一段时间内应该没法继续寻找你了。”

    他没敢提亚当的名字和称号,甚至心里都没怎么想,害怕被这黄昏隐士会的首领察觉,从而发现“命运之蛇”威尔昂赛汀的下落。

    至于阿蒙兄弟这种描述,克莱恩也暂时放弃了,因为没谁知道阿蒙是否还在贝克兰德,经常提这位“时天使”的名字说不定会引来命运的交汇。

    不过,克莱恩相信威尔昂赛汀应该能猜得出是谁击伤“命运天使”的,因为还活跃于现实世界且位格比乌珞琉斯略高的,只有亚当和阿蒙。

    ——他用的描述是“某位”,这就排除了几大天使围攻、动用了“0”级封印物等情况。

    威尔昂赛汀安静了一会道:

    “我就说嘛,你命运的偏移从长期看是好事。”

    交流完这个情报,克莱恩正要解除幻术,忽地听见威尔昂赛汀嘟囔道:

    “哎呀,突然想喝‘瓜达尔’,最好加点冰。”

    “这种饮料对小孩子不太好!”克莱恩一脸正经地中断了幻术,探手拿起了侍女刚送来的其中一杯冰淇淋。

    然后,他在艾伦和维尔玛夫妇的注视下,用银匙勺起一块冰淇淋,微笑逗起了孩子:

    “威尔,想吃吗?

    “想吃吗?”

    维尔玛夫人顿时呵呵笑道:

    “我们威尔不喜欢吃这个。”

    她话音刚落,克莱恩将银匙里的冰淇淋塞入了自己口中。

    “哇!”

    婴儿车内的孩子发出了响亮的哭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