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小说简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新西班牙总督府在万历七年三月初发布新的法令,号召百姓去往东海岸麒麟卫修筑海港、鼓励自由百姓前往麒麟卫进入造船厂工作。

    尽管杨廷相上任总督还没几个月,但阿尔瓦公爵已经快烦死他了。

    实在是墨西哥城的地理位置好,方便向葡萄牙调遣战船,否则阿尔瓦公爵说什么也要带兵去秘鲁。

    新西班牙已经不是西班牙的新西班牙了。

    哪怕他们在这驻扎超过三万军队,依然让老公爵怀念起西班牙未被尼德兰拖垮前的风光无限。

    富裕的尼德兰与真金白银的美洲在手,拳打法兰西脚踢奥斯曼,那时候西班牙就是欧洲大陆的龙傲天,所向无敌。

    转眼没几年,阿尔瓦公爵是眼看着西班牙变坏的。

    最开始佛德兰和布拉班特爆发起义,同年荷兰、泽兰同时大规模起义,奥兰治亲王拿骚的路易组建荷兰军队,第二年陈沐在海上抢走了圣巴布洛号,攻陷吕宋马尼拉。

    法国的加尔文派游击队、尼德兰的海上乞丐被菲利浦二世视为眼中钉肉中刺,那时候谁能想到他们最大的敌人居然是三万里外的陈沐。

    其实尼德兰起义在阿尔瓦公爵看来就是个笑话,那些老百姓组成的乌合之众即使手握枪炮,拿什么和王国最精锐的佛德兰斯军团作战?

    1568年发生在尼德兰的战事,西军一万五对荷军一万二,战役的结果是荷军阵亡七千,西军阵亡八十人,负伤二百二十。

    1574年的战役,西军五千八百人对荷军八千一百人,结果荷军阵亡三千,主将拿骚的路易与亨利双双战死,西军伤亡一百五十人。

    那些战役完全是用西班牙的方阵军团去打中世纪的贵族征召兵,

    可起义军还是占领了大片城镇、海岸,为什么?

    因为游击队阻断补给,国王又没有财力为他最精锐的军团送去军饷。

    西班牙本来的财政就很坏了,还有陈沐这个屁股后头的捣蛋鬼,更为雪上加霜。

    “又来索要军粮?那是我三万部队的粮食,怎么能难道他就指望靠我的军粮来养活他么?他要军粮做什么?”

    老总督阿尔曼萨也烦得很,明明跟陈沐说好了让他来当总督的,结果转头常胜就派来个跟贝尔纳尔岁数差不多的杨廷相做总督,他只能屈居副职……而副职,这个副总督真的存在吗?

    存在是存在,可是有意义吗?

    他低头道:“总督的法令得到一千六百多人响应,那些什么都不会的印第安人要去麒麟卫做船工,总督府需要给他们发下路上的口粮。”

    印第安人去麒麟卫做船工?

    阿尔瓦公爵在城外的官邸中找到地图,从上面轻易寻觅到加勒比海西南海岸的麒麟卫,眯起眼睛问道:“他们打算造船,在巴拿马?”

    这个消息对老公爵来说可不好,新西班牙已经是国中之国了,西边、北边都是明军陈沐的主力部队,东边加勒比海也有数千明军从麒麟卫到群岛之间游曳。

    从战略上讲,自贝尔纳尔战败阿尔瓦议和,墨西哥城甚至新西班牙总督区已经被放弃了。

    杨廷相能快速接手新西班牙诸般大权,阿尔瓦公爵的刻意放手避免激化矛盾起到很大作用。

    当然,比起当地只知道赚钱的新贵族种植园主,阿尔瓦公爵的功勋只能屈居次位。

    破罐子破摔了。

    大明朝来的杨总督能把新西班牙治理得像条约上说得那么好当然最好,毕竟共治区赋税、产出也有费老二一份;治理不好也没关系,老公爵的底线是西印度群岛与秘鲁总督区。

    只要有群岛种植园的产出与秘鲁的金银,西班牙在针对尼德兰的战争上就总能翻盘,尼德兰战争打得不是战役输赢,而在双方韧性。

    看是尼德兰敢于独立的人命先死完,还是西班牙王国的军费先用完。

    阿尔瓦公爵根本不奢求陈沐在条约中所谓的‘战争援助、同盟支援’,明朝有个词叫与虎谋皮呀,老公爵不光知道这个,他还琢磨出另外一句话呢——帝国亡我之心不死。

    但凡是帝国、霸权,那它和亡我之心不死就是有必然联系的,除非西班牙能向大明低头,人家要干嘛就干嘛,但这可能吗?

    且不说没了军费幅员辽阔的西班牙王国就要崩盘,单说这过去自诩天下第一虎步欧洲,如今向恶势力低头屈居天下第二,这头是这么好低的么?

    当然了,所谓的‘亡’不是灭亡,也不是消灭,而是要堵死你向上发展的机会,这对个人无关生死存亡,无非是现在你在波托西当法官穿金戴银掌生杀大权,你的国家要是被‘亡’了,你就回马德里当个小法官一个月领几枚银币,也能活得下去。

    现在陈沐要在麒麟卫造船,让阿尔瓦公爵嗅到一丝危险的气息,他的底线被触碰了:“如果在麒麟卫造船,他们的陆军只要一个半月就能无声无息地调动到加勒比海,你明白这意思么?”

    西印度群岛不保!

    “他们造船是为了去西班牙贸易,杨总督还送来一份他做的分析报告,报告中称西班牙每年将羊毛卖给英格兰是非常失策的,希望从明年开始国王能下令禁止向英格兰商人出售羊毛。”

    阿尔瓦公爵不是很懂贸易上的事,否则也不会摧毁尼德兰多个商业重镇了,但这并非老公爵的错,所有西班牙人都这样。

    单从殖民方式上就能看出来,西班牙人别管在亚洲还是吕宋,殖民方式都极为单一,就会两招:打仗,打赢了就奴役当地人挖矿。

    要不是体量小,葡萄牙人也会跟西班牙一样,但他们的体量很难奴役当地人挖矿,所以就只能设立商站,当个二道贩子。

    “羊毛禁止卖给英格兰人?陈沐是想掐死我们么?”

    阿尔瓦太清楚在失去尼德兰的收入后,贫瘠的伊比利亚半岛主要财源只剩下运输金银与贸易,现在陈沐又打算从贸易上动刀子,说实在的老公爵此时此刻只有一句话想说。

    实在不行就别废话了亮兵器吧!

    阿尔曼萨快速摇头,神秘兮兮地小声而一字一顿,道:“明朝打算用丝绸、瓷器及铁器收购我们,所有羊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