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小说简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李绩并不清楚背后发生的这些,大家都是云山雾罩的,谁又能真正知道他人的秘辛?与其去费那心思,就不如自己做好该做的,有些事,你都不用刻意去追寻,自然就有人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主动找上门来。

    他没有刻意的去找这方宇宙的剑修门派,互不相识,总不能走过去直接说:嘿,你们好,我是你们失散多年的表哥阿屎吧?

    他喜欢在一旁暗暗的观察别人,就像前世他混论坛时的窥屏,在这里,混法会时他看的是别人的脖子,以及一切可能的薄弱之处,也是剑修的职业毛病。

    修士们在有意无意的扎堆靠拢,根据各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界限关系,门派,道统,界域,同盟,交好……于是他知道,琼枝会的正题要开始了。

    九条桑枝到底怎么分,对有超过千人参加的大型法会来说是个麻烦事,随便拉了个肉虫虫美人寻问,也算大致了解了其中的流程。

    每个后天灵宝都有自己喜欢的方式,一个最普遍,最简单,也最有效的方式就是拉人入境,比如的红尘万丈;但拉的是元婴,难度就小了太多;现在的杲虽然比更强大,但他同样做不到拉千名真君入境,

    真君,尤其是其中的阳神和特别出众的元神,已经具备了性灵的反固,自清,很难混乱浑浊他们的神智;西昭剑府的将军倒是能做到这一点,但负出的代价就是西昭剑府湮灭,杲不可能为了这么个法会就动用自己的本源能力,所以,方式就显的很普通。

    普通到令人发指!

    它的方式就是,新开辟一个瘤结空间,里面置一大树,然后大家伙千来人随便砍去!谁砍下了枝条就是谁的,头九条有效。

    李绩以此估计,在杲自己的空间内,又是自己的本体大树,这砍伐的难度,恐怕就如小儿挥斧去砍千年老根,

    也没什么规矩,唯一禁止的就是修士间的私斗,有忍不住出手的,会被直接挪出杲,永不许再入。

    既然不许私斗,那么,为什么这么多的修士扎堆结队,抱团取暖呢?头一次参加琼枝会的他很困惑,不过活动即将开始,到时总能水落石出;对他来说,现在已经很少有什么不了解的新鲜事能引起他的兴趣了,有这么一桩悬念,也蛮有趣。

    从他进入杲空间至此,已历时月余,乱糟糟中,透着一股特别的慵懒,这是这方宇宙的特点;他们足够长久的修真历史,让他们不管在做什么,都透出一种懒散中的不在乎,

    不在乎,是他们什么都敢做,信仰道统公然挖道门墙角,放在左周,早人脑子打出狗脑子了,这里的道门法修们却是全然不在乎,这是一种包容,也是一种自信,他们自己过自己的日子,管你宇宙变化,天地变迁。

    但你也不要以为他们好欺负,真惹到他们,这也是一群能够雄起的角色。

    当杲的意识传遍空间,通知大家准备这次活动大家最喜闻乐见的砍树大赛时,其他修士都开始依次而动,准备第一时间进入预设空间,神情疲惫中透着兴奋。

    只有李绩撇了撇嘴,是够疲惫的,大概是杲这家伙觉的生命精华已经收集的足够多了吧?感谢这些真君中的色中恶鬼,没有他们,要想收集到足够多,非得拖个一年半载的。

    新开了一个空间。

    杲的二十八个树体瘤结中,从老到新,从低到高,重要性依次降低,像这次对修士们开放的三个瘤结空间,就是最新形成的三个瘤结,说新也是相对而言,最新形成的距今也有大数十万年的时间,而且以后的杲也很难再形成这样的瘤结,二十八也是个定数。

    在最古老的瘤结中,有三个是很重要的瘤结,那几乎是伴随杲从一棵茫然无意识的山间小树一起成-长起来的,记录了它整个灵宝形成的历程,

    一个是丰神瘤结,一个木灵瘤结,还有一个混沌瘤结。这次杲开放的,允许修士门进去砍伐桑枝的,就是木灵瘤结,也称为壮体瘤结,是杲本体大树之所在。

    所有修士都被杲整体挪入,挪动后,并不破坏修士之间的相互位置,李绩也第一时间知道了这些修士为什么聚做一团!

    木灵空间内,一棵大树傲然耸立,冠如华盖,枝叶茂盛,躯干虬曲,盘如苍龙,其中枝条无数,大小粗细不一;

    整棵树,并没有李绩想象的那么庞大,甚至比起淘宝星的大树都要小很多,但灵物层次,可和大小没有关系;目测来看,也不过才百来丈高,树径不足十丈,整个荫盖,也仅只百丈方圆。

    一个现实的问题是,这棵并不太大的灵树,怎么容得下千余名真君的砍伐?

    树冠上的小枝太过纤细,一枝可能才够炼制一枚寿药的,所以没人去砍它们,不少费力,还收获可怜;真君们努力的方向,都在分枝往上,小枝往下,那些人腰粗的枝条上,这是他们无数次琼枝会的经验,再粗,你根本就砍不过来,等你砍条裂痕,人家那边九条桑枝砍足,活动结束,岂不是浪费感情?

    这就是真君们成群结队的意义所在,他们几十人一队,横冲过去,立刻便占据了一片树木空间,外人不动用术法就闯不进来,动用能力吧,杲君又不允许,纯粹就是用生生围成一个圈子,阻止外来者进入。

    方法很简单,很粗糙,当下的环境中,却很管用!

    每个团体都这么占据了一方大树空间,以令人眼花缭乱的速度,出神入化的完美配合,心有灵犀的井水不犯河水,把整个桑数空间可以砍折的部位瓜分的一干二净!

    等后知后觉,还拿捏态度装大尾巴狼的李绩反应过来时,整个杲灵桑树,除了树冠手指粗细的枝条,以及中段往下粗达数丈的分枝旁枝外,竟没一根可折的枝条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