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小说简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宁志恒的话顿时提醒了局座,现在因为各种原因,重庆政府官员出逃的现象很普遍,有的是熬不住艰苦,有的是受不了日军不停地的空袭轰炸,更多的就是这些人要去投奔上海的伪政府,这是政治投机,反正在国党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前途,还不如去伪政府搏一把,另有发展也未可知!

    局座重重的点了点头,深以为然的说道“你说的对,这些人如果拿着王汉民的家人去给伪政府做见面礼,也是非常有可能的,我马上让谷正奇去调查,查清楚到底有什么人在昨天晚上离开了重庆,只要查明是谁劫持了王汉民的家人,在各处关卡封锁抓人,还是有可能把人抓回来的。”

    可是宁志恒却没有这么乐观,这么长时间以来,重庆官员叛逃的不在少数,这些人都不是普通人,在政府部门具备一定的能量,给自己找一条退路的能力还是有的,再说,伪政府那边应该也有安排,只凭着关卡上的搜查力度,把人追回来的可能性很小,而且对方如果动作够快的话,这个时候估计已经进入日本占领区了,等这边把人查出来,搞不好都已经到武汉了。

    局座其实也是知道这一点的,只不过想亡羊补牢,总不能什么都不做,任其逃走吧!

    他坐在座椅上,眉头微皱,再次问道“志恒,目前的清剿行动好像有些滞后了,这几天都没有什么进展,就没有一点银狐的消息吗?”

    自从抓捕了观察小组之后,行动二处的动作就小了很多,这些天一直没有日本间谍落网,这在别的部门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是对于宁志恒的行动二处,尤其是和之前的清剿成果做对比,就感觉得比较明显了。

    宁志恒赶紧回答道“确实没有什么发现,日本情报部门目前完全放弃情报行动,彻底进入蛰伏状态,我这几天把人都放了出去,已经把渝中区搜了一边,目前正在渝西区进行搜查,可是一直没有什么收获!”

    局座叹了口气,摆手说道“可能是我有些心急了,老实说,你只用一个多月的时间就将清剿工作做到这一步,确实是非常出色了,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想,如果实在找不到银狐,也不必太过于强求。”

    宁志恒一听,生怕他又提起内部肃反的事情,让自己提前接手工作,赶紧出声说道“所谓除恶务尽,请您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保证在短时间里抓住银狐,彻底剿灭这支力量。”

    可是局座却是摇了摇头,表情严肃的说道“只怕是顾不上了,有些事情你不知道,王汉民的叛变投敌,致使上海站完全暴露在日本人和七十六号的视线一下,能否逃过一劫,我都没有把握。

    更重要的是,王汉民的危害性并不只限于上海一地,就在今天下午,我交到他手中的两只救大队,整整一千多人,被日本人在包围在荆泽地区,突袭之下,最后全军覆没,损失殆尽!”

    “什么?”

    宁志恒忍不住惊呼一声,这一次真的让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损失可是太大了!

    “还有,我在上海还布置了一些暗子,这些人可都是我从华中,华北各处精挑细选的优秀特工,通过各种关系打入上海各界,原本是想巩固上海这块重地,增加王汉民手中的力量,这一下也保不住了,唉!一招之差,全盘皆输,诸多心血付之东流!”

    说到这里,局座忍不住手扶着额头,感觉太阳穴一鼓一鼓的蠕动,心中痛惜不已,心情黯然之极。

    宁志恒听到之后,马上就知道局座口中提到的这些暗子,早在王汉民进入上海,双方彼此猜忌,互相提防,宁志恒就密切监视他的一举一动,由此发现了总部为王汉民准备的几个情报员,这种情况一直维持到自己军统局建立之后,自己和局座之间的协定达成,这才下令解除了对王汉民和上海站的监视,所以至于之后又发展了几个情报员,宁志恒就不得而知了。

    宁志恒现在听到局座提到这件事,就知道一定是要自己出手了,果然就听见局座接着说道“这些暗子都潜伏在上海市区,现在上海站被困在法租界,吉凶难料,自身难保,志恒,你的情报科在上海实力雄厚,能不能把这些人救出来?”

    宁志恒略一沉思,露出为难之色,他开口说道“局座,王汉民已经被捕两天多了,如今也确认叛变投敌,万一他已经把这支力量交代给了七十六号,这些人就算是没有被捕,只怕也已经在七十六号特务的监视之下,这个时候再出面和他们联系,岂不是自投罗网,再说他们要是在租界,我还可以采用强硬措施,可是在上海市区,我们没有这个能力,而且情报科在上海使命重大,肩负着情报收集和物资运输的重任,一旦有失,损失可就太大了!”

    宁志恒不知道具体情况,他并不知道,现在王汉民为了自己的家人,并没有向李志群和盘托出所有的事情,这些情报员暂时还没有暴露,所以宁志恒还是不愿意贸然出手,以免引火烧身,把自己的家底搭进去,要知道没有自己在上海坐镇,情报科是难经风浪的,自己不能冒这个险。

    局座闻听此言也是无奈地摇了摇头,他知道宁志恒所说的确实有道理,按照情报工作的准则,现在这些暗子已经没有了情报价值,现在更是有可能成为敌人投下的诱饵,再冒然接触,就是投机,是愚蠢了!

    宁志恒想了想,又接着开口说道“这样吧,您把名单告诉我,我派人去通过公用电话给他们示警,如果还没有暴露,那自然好,如果已经暴露了,我也只能做到这一点了!”

    局座一听,心中又生出了一丝希望,这样好歹也算是尽力了,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些情报员落入敌手。

    他马上给边泽打过电话,让他把上海潜伏情报员的资料带到电讯处,自己带着宁志恒也快速来到电讯处。

    不多时,边泽急匆匆的赶了过来,把资料带过来给宁志恒过目。

    宁志恒一看,这才知道局座在上海市区竟然安置了十一名情报员,他们以各种手段潜入上海各界,都是很有情报价值的身份,这里面,光是在各处警察局里任职的就有三位。

    宁志恒所知的那位警长常云翔,就是其中之一。

    还有那位卫生局的办公室主任封时年,也在名单之列。

    可以想象,王汉民之所以能够在条件恶劣的情况下,和七十六号特工总部缠斗良久,这些情报员居功不小,可这样有价值的情报网,如今却毁于其手,实在是太可惜了。

    现在谭公馆的电讯科,因为宁志恒带过去的不少电讯人员,在加上目前国际上最先进的设备,已经有条件随时接收来自重庆,武汉,上海,香港等各处发送来的电报,接收能力远远超过一般的情报站,所以上海情报科现在已经可以随时接收总部的电波。

    宁志恒草拟了的电文,让发报员给上海情报科机关谭公馆发报,紧急呼叫之后,把这份长长的电文发送了过去。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直至深夜十一时,上海法租界罗公馆,青帮头目罗子栋还没有入睡,这几天来他一直没有睡好觉,自从和李志群达成交易,把上海站的藏身地点给找了出来,他的心里总觉得七上八下的没有底。

    他在李志群强势压迫之下,选择站在了伪政府的一边,以后的日子可就要小心再小心了,但愿李志群能够守口如瓶,让自己过几天安稳的日子。

    就在此时电话铃声响起,他不由得心头一怵,深夜来电,必然是发生大事,他一把抓起了电话。

    电话那边是严星急促的声音“栋哥,出事了,我们监视的兄弟被重庆特工发现了,死伤惨重,就逃出来了两个人,现在重庆特工们都不见了。”

    果然不是好消息!罗子栋的预感没有错,自从知道了上海站的所有落脚点之后,罗子栋对上海站进行了全面的监视,在每个落脚点附近都安排了眼线,即便是深夜也有监视人员二十四小时盯着。

    这项工作要一直坚持到李志群对上海站动手,可是这才刚刚开始监视,就出了大纰漏,竟然把目标给惊动了。

    罗子栋沉声问道“你们现在哪里?”

    “在北马路东口,那家白俄人开的旅馆里!”

    罗子栋一愣,这个地点他当然知道,这是法租界和公共租界的交界点,他疑惑地问道“你们在那里做什么?重庆特工进了公共租界?”

    罗子栋的心思机敏,一下子就猜出了原因,严星那边回答道“对,我们只跟到了这里,就不敢再跟了,他们进了公共租界。”

    公共租界和法租界有些不同,法租界是青帮的大本营,各行各业,角角落落都是青帮弟子的势力,可是公共租界里,英国人和美国人,汲取了法租界的教训,巡捕房和驻军对青帮势力多有控制,虽然也有青帮势力在,但远不如法租界里那样肆无忌惮。

    罗子栋想了想,说道“你们在那里等我,我马上赶过去!”

    严星一听,赶紧急声说道“栋哥,你多带些人,这些重庆分子不好惹,不知道他们知道些什么,您出入小心点!”

    罗子栋闻听不禁叹了口气,到底还是和这些重庆特工对上了,以后只怕没有安稳日子过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