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小说简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嗤啦”一声绵薄断裂之声,伴随着点点血光飞溅,因为无断的反手拉扯,从后袭来的左万全这一爪下去并没有对阎造成真正的伤害,只是将他的衣服扯烂,并在其背上留下两道浅浅的血痕,仅有一些小血珠冒了出来而已,过不了一会儿,这样的小伤口就会复原如初,看都看不出来了!

    可以说,如果不是无断突然的这一拉扯,阎的后背至少要被抓出几道深可见骨的伤痕,甚至可能会被伤及内脏,真可谓险而又险!

    然而,正在庆幸阎躲过一劫的一众火伴们怎么也料想不到,真正的凶险正是随着无断的这一拉扯而降临到阎的头上,比之左万全还要更加凶厉,一定要置阎于死地不可的一个可怕的敌手!

    双目圆睁,仿佛不敢相信自己所看见的这一幕,克钲米米那不由得握紧了双拳,鲜红的血丝快速布满他的双眼,他的气息也随着变得开始不安定……

    旁边的其他几位观战嘉宾此时都是有些诧异的望向他,这家伙怎么啦?看向克钲目光所落之处,就见一个赤膊着上身(因为衣服被抓烂,阎索性就脱掉上衣)的少年正在混乱之中护着一个还要再年幼的少年向一旁退去……

    克钲米米那的视线始终不离阎的身体,虽然阎不断的移动,但该看清楚的他还是看的一清二楚,也就在他看清楚的这一霎那,“轰”狂暴的玄力含着刻骨铭心的恨意骤然冲天而起,“贱种,纳命来……”一声怒吼,纵身而起,朝着下方的乱战圈中就冲了下去。 .

    左家本就人数众多,阎他们已经有些处于下风,若非华悬和阴灏的速度实在过于鬼魅,对手无法锁定他们,反而被他们连连创伤,再加上花灵的窥视能力、明辰的彼岸花压制对方圣灵的能力,这才使得双方的战斗力有所接近,战斗得以僵持,阎他们不至于一触即溃!

    可这也只是一时而已,若是战局这样拉扯下去,不用说,人数不及的阎他们一行人一定会顶不住,到时候,他们会有什么下场不言而喻!

    可就在这种已经巍巍可及的时刻,伴随着一声怒吼,一股极为恐怖的威压以及滔天般的恨意径直向着他们这边勐冲而至,而他的目标……毫无疑问的,正是置身乱战之中的阎。

    克钲来势汹汹,阎和雨枫等人不说有些搞不清楚状况,就算心知对方就是冲他们来的,在这一刻,在克钲所散发出的特殊压力之下,他们这些实力远远不如他,不管是阎他们还是左家的一群人都是心头一颤,竟是愣在了当下,无法做出反应。

    “死……”没有召唤圣灵,但是澎湃的玄力覆盖下,克钲此时探向前去的一只五指并拢的手掌,却比任何圣灵的利爪还要更加锋利,毋庸置疑,这只手绝对可以将人的脑袋轻而易举的从脖子上削下来。

    汗毛瞬间炸起,死亡的感觉再一次笼罩在身上,就像此前在禁境之中遇上那条巨蛇的时候,甚至更加恐怖,阎甚至在这一瞬间丧失了反应能力,眼看着克钲的手刀就要切上他的颈项……

    “阎……”一声惊唿,一股劲风从一旁扫了过来,正好赶在克钲的手刀触及阎的颈项之前,将他一把向一旁推了开来,同时,光影一闪,华悬已经出现在阎原本站立的位置,黑色光芒一闪,一掌朝前拍出,此时也正是克钲手刀将要落下却发现目标被人推开,紧随着一个变招,同样一掌朝着阎的方向拍出……

    “嘭”的一声爆响,气浪翻腾,即便已经被推开,但是巨大的冲击力仍是撞上了阎,仿佛一只大掌拍来,阎的身体向后一栽,撞上身后一个左家的人,在阎身侧的陆文也是受到冲击波及,直接被撞翻在地,二人均是感到一阵气血翻涌,难受不已。

    而接下这一掌的华悬也是不由得身形一晃,后退一步又再站稳,可是反观克钲,他是从高处跃下,本就身在空中,无处着落,应当是处于劣势的,但是这一掌之力却似乎对他毫无影响,他的身形稳稳从空中落下,一双阴鸷的眼睛紧紧盯着华悬身后的阎,那浑厚澎湃的玄力在其身周涌动,一股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的恨意也是散发而出,化作特殊的气息死死锁定了阎,不容其丝毫退避躲闪,更加不可能有机会从中逃脱。

    克钲的突然介入令得战圈短暂的平静下来,他的气势太强,不管是阎他们还是左家众人都是不由得停下来看向这人,心头不禁猜测:这人是谁,他想干什么?

    “我……”仅有瞬息的愣神,克钲的声音已经拉回众人的心神,“只要这贱种的狗命,其他人都给我滚……”

    此言一出,哪怕是与阎等人对立的左家众人也是脸色一变,这倨傲狂妄的口气,一开口就叫人滚,简直是太目中无人了!

    虽然心头恼怒,但左万全还是沉住了气,暗暗向左家众人打了手势,示意他们不要轻举妄动,同时也要随时戒备,不仅是不能让阎等人趁机逃脱,也是要小心防范克钲,这家伙看起来就不简单,小心一二总是没错!

    说这话的时候,克钲的视线就没有离开阎的身上,是个人都知道他口中的“贱种”所指何人,也因此,阎等人的脸色在这一刻变得阴沉无比,同时也感到无比的沉重,一个左家已经令他们有些应付不来,现在还莫名其妙的出现这样一个想要置阎于死地的家伙,他们一伙人的处境可想而知。

    但就算如此,以雨枫、陆文为首的一众伙伴却一步也没有退却,即便腹背受敌,即便对手的实力高出他们太多,此时一战他们很有可能会战败身死,但他们甚至没有升起哪怕一丝想要转身逃走的念想,有的只是……祸福与共,同生共死!

    “克钲那老小子干什么?”

    “那小子是谁,怎么招惹克钲那家伙了?”

    克钲米米那的举动引来观战台上众人的议论纷纷,但也只是议论,谁也没有对此做出任何实质的反应,他们只是好奇,刚才克钲还是好好的站在台上看戏,怎么一下就暴怒然后就冲了下去?

    “呵,克钲这是想要为他那个短命儿子报仇吧……”人群中突然传来这么一个声音,众人循声看去,就见一个身着墨绿色战袍,虬髯短须遮住了半张脸庞的壮硕男子双手抱臂站在看台边上,眼露嘲讽之色看着下方的克钲米米那。

    而他刚才的话也颇有些没头没尾,很多人都听不太明白,但也有几个人似乎有所了悟,微微蹙眉思索着,而后又听那男子似是为众人解惑般的继续说道:“克钲曾经有过一个儿子,是他的老来子,可惜是个活不长的,听说还是客死异乡,连尸首都找不到,仅仅带回来一件染血的外袍……”

    此言一出,很多人都想了起来,的确,是曾经听说过克钲米米那死过一个儿子,那可是他的独子,一连生了十五个女儿才盼来的宝贝儿子,那就是他的心头肉,命根子!

    但可惜的是,这个承载了他老子所有期望的独苗,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普通人,是的,普通人,没有一丝一毫职战天赋的普通人,甚至连普通人都不如,普通人尚且能够通过修习武术达到强身健体,拥有最低程度的战斗力,可他却是无法成为职战者,更是从小体弱,动不动就卧病在床,实实在在的病秧子。

    这样一个男孩有跟没有也是没区别的,可是老天爷也着实看克钲米米那不顺眼,在这个男孩之后,克钲的一干妻妾又接连生了七八个女儿,就是没有一个儿子,没办法,克钲唯有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这个体弱多病的儿子身上,而且,为了能让他成为一个职战者继承自己的所有,克钲米米那拼尽所有搜罗祭品,准备为自己的儿子创造一份大机缘。

    “天地本命仪式……”有人想到克钲米米那所准备的大机缘了,而此时,众人也同时联想到他那客死异乡,尸骨无存的儿子,不用说,克钲的儿子之所以惨死就是因为举行天地本命仪式失败而死的。

    “我听说克钲那老小子当年所找到的那个法阵是位于月石大陆,神龙帝国境内的那座法阵……”说到这里,虬须男子的视线随之一转,落在了战圈之中的黑衣少年身上,而众人因他这句话也是突然注意到少年身后的烙印,那可不就是……

    每一座天地本命仪式的法阵都是独一无二,虽然它们的作用大致相同,但其构成的阵纹却是大相径庭,最终成效也是完全不同,所以,在场很多研究过法阵的人都是能够一眼认出每一座法阵不同的阵纹,从而判断它们的出处,更别说他们早就知道克钲米米那当年就是在神龙帝国境内的那座法阵为他儿子举行仪式的。

    黑衣少年背后的烙印正是天地本命仪式法阵的阵纹烙印,是他经由仪式从一个普通人成为圣灵师的铁证,而那些烙印的纹路恰好就是神龙帝国的那座法阵,所以,当年,克钲的独子之所以会在仪式中惨死是因为这个少年抢夺了他的仪式,取代他成为了后天圣灵师?

    “难怪克钲一副要吃人的鬼样子……”众人都是摇了摇头,露出既是感慨又是嘲弄的神色,他们谁也不同情克钲米米那,说到底,他的行为也是逆天而行,他那儿子又明显是个气运低、福缘差的病秧子,不说地利,可天时与人和他一样也沾不上,就算克钲费尽心机弄来大量的祭品也是无用,到头来还不是为他人做了嫁衣,平白便宜了那个黑衣少年。

    虽说事实真相应当就是如此,但其中似乎也有许多古怪之处,有些心思缜密之辈已经细细盘算着其中的关窍,从时间上来看,克钲的儿子死了到现在也有十来年了,那个黑衣少年的年岁也是十七八岁的样子,最多不会超过二十岁,时间倒也吻合,可是,他们依然记得,当年克钲那老小子是亲自陪着儿子前往神龙帝国的(他就这一个宝贝儿子,又是这样的大事,自然得亲身前往),以他的实力,什么人能从他的手中抢过他儿子的这份大机缘?而对方又是如何准确得知克钲米米那的计划从而从中截胡?

    说起来只是寥寥数语,可若想要真正实现这一切,其中的难度可想而知,而他们此时所看见的那个这一切的最终受益者,却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还是一个自由职战者,背后没有任何势力支撑。

    这可能吗?(未完待续。。)